文学书籍

《猎心》by剑花玉女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猎心》by剑花玉女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任良钰,沐九九的小说阅读完结版,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妈,那个男人就是良钰,我没想到他是跟我一所大学的,你们都认识他。

我后来和他产生了误会,他为了报复我才这么做的,”母亲看着我,眼中闪烁的满都是心疼的目光。 ...“父亲,谢谢你的养育之恩,我会偿还你的”我捏着衣角,怯懦的向父亲说着。 看到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回头的余地。 “偿还,你偿还的起吗?好,从今天开始,你每个月给家里打一万块钱。

直到我们离世。

这不算多,沐九九。

以后你也别叫这个名字了。

”父亲说完甩手就走,扬长而去。

“可是,能不能等我毕业了之后,我现在上学急需着用钱,这里的学费很贵.....”我赶忙奔过去,突然想起还得缴纳学费的事情。 从哪儿来这么多钱?“学费?我还没问你要呢。

算了,上了这两年的学费,我也不计较。 但是每个月一万块钱,你记住了!这么不想当我沐家的女儿,我也就成全你。

”父亲回头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我以为会引起一场血雨腥风,我以为他会狠狠地打我,我以为这事情过后他会像以前一样对我。

可我没有想到,父亲就这样的平静和我断绝了关系。 最决绝的不过离别。 后来想想,父亲养我这么多年,不允许我出人生上的差错。 大概就是想把我好好的嫁出去,可是现在我自己这么不争气,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怪不得父亲。

“父亲,就这样吧。

我对不起你。 ”我无助到只能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出校门口,没有力气去挽回。

也没有能力去挽回。 后来我几次到自己的家里,踟躇着脚步,未曾进门。

不行,事情不能这么办,我还得跟家里人商量商量,毕竟十九年的关系了,他们也不会这么赶尽杀绝。

在学校请了假,我连夜赶回家里。 坐了一路的火车,终于到了南京。 望着家里的门窗,我踌躇着没敢进去。

“九九你回来了?你跟我到后面来一下吧。

”我听见了母亲的声音,才安心的和她去了后花园。

“妈,我想回来跟你商量一点事儿。

”我想着拿着我上次辛辛苦苦打工挣来的,几千块钱。 也不够一万,可我看数目太少,一直没好意思往外拿。 手停留在包里,不好意思反反复复,又抽出来。

“九九,这钱我不要,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父亲不会六亲不认的。 他正在气头上,我好好跟他说说,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母亲好像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而并打算没有为难我的样子。 “妈,那个男人就是良钰,我没想到他是跟我一所大学的,你们都认识他。 我后来和他产生了误会,他为了报复我才这么做的,”母亲看着我,眼中闪烁的满都是心疼的目光。

虽然母亲平时对我又打又骂,但是出了事情最心疼我的也是她。 “你什么都别说,跟我回家!”母亲抓着我的胳膊就往家楼梯走。

走到家门口,我想起父亲的脸,就又狠狠地甩掉母亲的手。 不愿意再次见到父亲失望的眼神,不愿意再面对这个家庭。 “你还有脸给我回来?”父亲听到了我的声音,我还没走进门就听见我的父亲对我大声吼叫。 我吓得连忙躲在门外。

“怎么了,老沐,孩子一进门儿你就跟她吵?女儿可是我带进来的,我们好好聊聊,有什么话不能说,你非要这样?”母亲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我的手,我们往里面走。

“哼,我没这样的孩子”他没好气的看着我,坐在沙发上点着烟闷头地抽着。 我也知道他说一不二,看来事情没有挽回的余地。 与其继续留在这里,让他们羞辱。 倒不如一走了之!再也不想待在这个家!我头也不回地跑出家门。

看来,家是万万不能回去了。 可接下来的事情不单单是那个男人那么简单了,我失去了家庭和经济来源,没有人帮忙交学费,每个月还要给家里还一万块钱,这都成为了我的巨大负担。 仅仅是在校学生,银行也不给贷款。

打工挣的钱也仅仅只是够我每年的学费,每个月一万块钱真的是要我的小命啊。

眼看着已经将近迟暮。 残阳如画星星点点落在我的身躯,倒影在地面,连地上的影子都陷入出无可奈何的惆怅。

我已经两天都没有吃饭了,堕胎后我的身体没有好好休息,这几天被雅娜羞辱,被同学看不起,被父亲一巴掌打的站不起来。

这一切的一切让我的身体更加的虚弱。

我靠在大街上的行道边慢慢的坐下,双腿颤抖,而且脑袋已经不听使唤的嗡嗡作响。

那时候我就在想:任良钰,你记住,你所欠我的一且。

我一定会让你加倍偿还。

从现在开始,我甚至恨那个男人,它无情的剥夺了我的一切,我的爱和家庭。 后来,我没人收留,无可奈何,我问朋友有没有来钱快一点儿的工作,后来朋友说只有酒吧的薪水比较高,我就被朋友们拉去酒吧找了份工作,在那里站台陪酒,一天就四五百,为了交学费和维持生活的费用我去了,即便是我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第一天工作前。 我试着去酒吧里喝酒,听那里的客人就说,酒吧里陪酒的女人被客人拉走那是常事儿,不好的,还有些人会一直缠着你。 我眼瞧着一个姑娘被客人拉走,但是不可置信的是,那位姑娘貌似习以为常。

并没有反抗和拒绝,而是勾起了男人的脖子,一脸逢迎。

我充满厌气的看着眼前的姑娘们,觉得我和他们格格不入。

可一天好几百的工资,我心动了,这个月生活费已经所剩无几,已经两天都没吃饭了。

还要交学费,还要还家里钱,我需要钱需要生存!最终我接手了这份工作。

大约干了有几天,并没有出什么事儿,我就放下了防备心。 那天晚上我按照惯例去酒吧工作,给客人开了麦上了酒。 客人说麦有问题,让我去检查。 当我走过去检查麦的时候,客人反锁了房门。 我警惕的回头看他的动作,可是为时已晚。

门被锁死,我不懈的看着他们。 谁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花花肠子。

“怎么,小姑娘,不打算陪哥哥玩玩?就这么急着走。

”包房内有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都堵在门口。

“大哥,您还有什么需要吗,我们这里是有保安的。 ”我高傲的望着他们,朝门的方向走去,目光也懒得瞥见他们。 “妹妹,这样就不好了,都到这里了,陪我喝两杯。 ”其中一个男人用胳膊拦住了我,满脸笑意的使了个眼色,看着他的弟兄。 我什么都没说,这是摆明了想欺负人。

用尽全力的踢了他的下面。 迅速跑向门的地方,刚刚打开门,脚还没迈出去。

“看来敬酒不吃吃罚酒。 ”两个男人冲上来,将我往回拖。 我大声喊着,通讯器都被他们从衣服里拿出扔掉。

完了,联系工具没有了,这回又要栽在他们手里了。

“救命!救命啊!”边喊腿踢向他们。 用足了力气。 可是更加勾起了他们的怒火。 “啪!”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疼的我吐出了血。

我快没有力气了。 “这小娘们儿不老实,省点力气吧,等会叫你站不起来!”在我们挣扎的过程中,我明明的看到外面有人,可他们冷漠的走过。 看见我是穿着酒吧制服的人员,就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就都笑笑的离开了。

我绝望了,被它们折磨着,看到没有一个人愿意救我。

我终于放弃了挣扎。 “懂事就好。

”两个男人将我拖进去,我闭上了眼睛全身瘫软在地上。

两个男人将我按在包房里的沙发上,见我乖乖顺从,一个男人就坐在沙发上出,另一个男人继续蹂躏我。 而那个女人在门口把风。

他则继续拔掉我的上衣,手指开始不安分的游移,就在这时,我瞥见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和男人腰间的钥匙。

我佯装脱掉他裤子的动作,顺势的拿下了他腰间的钥匙,狠狠的往他的手指甲缝里插。 “啊!”他疼的到处乱跳,另一个男人冲上去看他。 我在趁乱的时候,将手机拿出,拨通了最近联系人的号码。

两个男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的在我肚子上打了一下。 我的手机被打掉在沙发底下,庆幸的是号码拨通出去了。 刚堕胎肚子又被重重的打了一下,我只好死去活来满头大汗的看着眼前可怖的两个男人。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