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第三百二十三回 校场比武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三回 校场比武沧狼行最新章节

嘉靖二十八年的三月,京师锦衣卫总坛内的校武场上,春光明媚,彩旗飘扬,几百名戴着面具的锦衣卫高手们列于擂台之下,眼光中戴着难言的兴奋与渴望,看着台上正襟危坐的陆炳身边那一颗系着红绶带的大印和一身大红的武官袍,这一身行当代表着整个锦衣卫的副总指挥,堂堂正四品的高官大员。

本来锦衣卫的副总指挥这样的三品大员是需要朝廷内阁的重臣任命,但嘉靖朝的总指挥使陆炳却是号称整个锦衣卫史上最有权势的一人,他本人除了正三品的锦衣卫总指挥之外,还兼了从一品的同知都督,加上跟新任的内阁首辅严嵩结成了亲家,又跟现任皇帝嘉靖是一奶同胞,从小玩到大的超级发小,所以锦衣卫早就成了陆大人的一言堂,他可以随意地任免副指挥使以下的任何人。 今天的这个春季校武大会,就是陆炳整出来的一个新名堂,锦衣卫内部,现在只有达克林,慕容武两名副总指挥,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顶尖高手,多年来一直没有变化,而常设的副总指挥编制也只有两人,可是这次,听说是陆炳直接向嘉靖皇帝申请了一个新的副总指挥使,专门就是授予这次校武大会的佼佼者,这就让所有锦衣卫的鹰犬们又看到了上升的空间与希望。

现在在台上,两名六品制服的浅红袍汉子正在刀光剑影,拳来脚往,打得不亦乐乎,其中一人使的是沙漠悍匪们常用的黄沙断魂刀法,而另一人用的则是正宗的武当柔云剑法,辅以绵掌,在这擂台之上已经缠斗了两百多个回合了。 使黄沙断魂刀的乃是六品锦衣卫虎组队长彭连海。 此人出身西域马匪,十三岁就开始抢劫杀人,几年前见识到锦衣卫一夜之间剿灭西域大派白驼山庄的厉害后。

慕名加入锦衣卫,这几年下来也是为锦衣卫执行过许多见不得光的秘密任务。 累功从普通小兵升到了虎组的队长,今天一看有这一步登天升到从三品副总指挥的机会,更是抢着第一个上场,希望在陆总指挥的面前能有所表现。 与他较量的乃是武当弟子李飞云,这位加入锦衣卫有十多年了,只是他是出自武当的分支门派,并没有上武当学过艺。 和李沧行,徐林宗他们并不认识,多年来他在锦衣卫只能算得上是中规中矩,也许是因为正派弟子的本性。 让他有时候不够狠,下不了黑手,因此也得不了大功,混了十多年还只是个鹰组的副队长职务,比那彭连海还差了一点。 今天有这么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他也不想放弃,于是也第二个上台向彭连海挑战。

锦衣卫内部,分成龙组,虎组与鹰组三个行动队。

龙组是锦衣卫精锐中的精锐,只设五十人,全是虎组与鹰组的队长以上才有资格考核加入,伤残者和每年的大比武中落败之人就会被淘汰,每年会拿出最后的十个名额,让其与虎组与鹰组的佼佼者竞争比试,胜者才能留在龙组,相应的,龙组成员的薪俸是普通虎组与鹰组队长的十倍以上,执行的任务也是绝密的大案要案,据说当年消灭白驼山庄这样的大行动,就是二十名龙组成员在副总指挥达克林的手下单独完成。

由于龙组全是精英,因此是由陆炳直接掌控与指挥。

虎组是锦衣卫的主力行动部门,负责捉拿三品以下的官员,以及一般锦衣卫在江湖上的行动,二流高手,如彭连海这个水平的,往往能靠着立功升官,在虎组中一步步出头,升到队长,然后再通过龙组淘汰考试为自己争一个进入龙组的机会,虎组的成员大约三千,分成了一百多队,队长多是出身黑道,心狠手辣之辈,也只有这些人,才往往能立大功,破大案,所以相对来说升迁迅速。

陆炳的师弟,锦衣卫副总指挥使慕容武分管整个虎组。

鹰组则是锦衣卫的主要情报与侦讯部门,专门负责打听各种情报,以及审讯与拷问。 锦衣卫的两大监狱,南北镇抚司都由鹰组负责,达克林多年来一直负责鹰组,由于这个部门相对隐秘,又涉及情报,因此上下级之间往往是单线联系,而达克林也因此在锦衣卫中藏身多年而不为人知。 台上的彭连海和李飞云已经过了三百多招了,还是无法分出胜负,彭连海虽然处于攻势,十招中有六招是进手招数,但李飞云内息绵长,柔云剑法讲究借力打力,剑势绵绵不绝,彭连海厉害霸道的快刀如同砍上了一朵朵棉花,处处打了个空,眼下虽然看起来自己声势不小,但他心知肚名,若是过了千招,只怕自己内力一弱,就会被李飞云趁机反制。 台下的一些低阶锦衣卫们明知自己武功不行,今天不可能有胜出的机会,但仍然在下面议论纷纷,点评起二人的武功高下来,今天的校武为了防止大家因之结仇,所以跟龙组选拔赛一样,上场比武的人全部要戴面具,只是许多锦衣卫平时经常切磋武艺或是一起行动,对身边人的武功高下,武艺路数都是心知肚明,加上今天的比试者都是高手,上来的人无不使出看家本事,几招下来就露出家底子,被熟悉的同僚们认出来了,台上的这二位,就早已经被自己的队员们认出。

“彭队长的刀法可是精进了不少,难怪这一个多月他连任务都不出了,看来就是为了今天的比试,在找地方勤学苦练呢。 ”“啊,兄弟,你是那使刀的彭连海的队员吗?在下可是使剑的李队副的人,咱们李队副平时可没拿出这么多绝活呢,今天看起来也是把平生所学尽展了,不过我看李队副守得严密,这样打下去应该更有机会吧。 ”“可不是呢,刚才彭队长连环三杀都用了出来,平时切磋的时候就连我们的张队副都挡不住,可我看你们那个李队副化解起来很轻松啊,甚至还有余力反击了两剑。 看起来我们彭队长有些不妙啊。

”刚才是彭连海用出了大漠风啸,沙尘暴,黄沙万里这连环三杀,先攻敌下盘,再以刀光晃对手的眼睛,最后快速地斩出六六三十六刀,分袭对手上中下三路,这是他压箱底的招数,一般是决胜负时才用出,可是刚才却被对面的这个武当弟子以柔云剑法化解,甚至还趁势反攻了自己两剑,差点被刺到。

这会儿两人都跳开了圈子,守好门户,在台上开始来回游走,一边巡找着对方的破绽,一边借机喘息,顺便思考着下一招如何出手。 彭连海突然暴喝一声,揉身而上,手中的钢刀一连斩出七七四十九刀,泛着微微黄光的刀带着呼啸的风声,刀刀不离李飞云的胸前几处大穴,而李飞云则沉着应对,手中铁剑如挽千斤之力,四两拨千斤,找着机会就搭上彭连海的刀身,以粘字诀卸他的刀上之力,脚下则反踩九宫八卦步,边打边退。 彭连海的这一套连环刀法劈完,刀势为之一挫,右肩微微一侧,不经意地露出一个空档,李飞云双眼一亮,右手的铁剑一下粘住彭飞海的钢刀,而左手绵掌一招奔流而下,掌心聚起七成内力,“啪”地一下拍出,直中彭连海的肩头,却突然象触电一样地缩回了手,大叫一声:“好不要脸!”。

特别推荐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