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李炳银:中国报告文学的“布道者”

。

之说,亦有书道(书法)、画道(绘画)等各种说法,将报告文学创作视为一种道义行为也未尝不可。

对象也是可以的。 我将近四十年接触报告文学,对这种文体有认识,有感情,也有责任作为,看来此生是很难割舍得下了。

。 多年来,甚至是现在,仍然存在对报告文学的特性缺少准确到位的理解,是您在不断地给报告文学以深入的理解感受和理论解释,这对树立报告文学的理论规范是很重要的。 您曾说,报告文学是知识分子表达自己社会观察、社会感受、社会理解、社会认识和评判的一种很好工具和方式,报告文学在真实和虚构之间的一个空白的地带寻找自己的活动天地和巨大舞台,是在新闻因为匆忙和小说流于虚构的地方停留观察和思考表达的写作,是最吻合这个时代的文学形式。

您还原则性地归纳:。

这些看法对报告文学创作就有很好的布道作用。 报告文学后继乏人报告文学作为一种文体已经死亡等等的诘问、责难、不屑、愤恨、嫉妒等各种态度和看法面前,炳银先生从来都是沉着、清醒和坚定的。

他很清晰地知道现实报告文学创作存在的局限和不足,但是他认为,这些问题的存在是不能够归罪于报告文学这种富有时代和现实特性的文体的。

如今的报告文学作家,其实远没有将报告文学这种文体的特性、能量、价值作用体现出来。

报告文学的空间,场能是很强很大的。 所以,在听到一些对报告文学的误解的时候,炳银先生表示,。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