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三十三章 角门采购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三十三章 角门采购

春杏和兰花挨个院、斋、轩的送完了饺子,也不回南院厨房,绕过了后花园去了王府西边的一个小角门,这个角门平时连个看门的婆子都没有,不过一到了每月的这个日子,全府的小丫鬟们都恨不得能放下手里的活计过来瞅一眼,原因无他,这日子是卖货郎程老五来王府角巷兜卖的日子!程老五个头不高,也就一米七五左右,红脸膛,穿个藏蓝棉布长褂,一天到晚挑着个担子走街串巷卖些胭脂水粉油盐香蜡之类的百货,东西好坏不论,价钱还是挺公道的,再说程老五本身就是渠城附近村子里出来的人,跟王府里好多丫鬟婆子是老乡,平时也帮忙捎个家信什么的。 要说起来,春杏跟这个程老五还有着一层亲戚关系,论辈分,春杏得叫程老五一声“表哥”,前边说过,春杏她娘也姓程,程老五就是春杏娘二哥的五儿子,是春杏姥姥家那边名正言顺的“表哥”。 这位“表哥”的真名叫程奉林,“程老五”是这么多年来街头巷尾买东西的人喊出来的,春杏见了他都是亲亲热热地喊一声“林表哥”,接着就交给他一个系的严严实实的石青包袱,托他帮忙捎给她娘,当然也不忘了买两样东西,只不过她买的东西往往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物件,还得让这位“林表哥”在镇子集市里好一顿淘才能给她淘来。

今日也不例外,春杏把装了一堆偷来的瓜果点心夹着家信的包袱卷递给了林表哥之后,就避着人悄悄翻起了林表哥给她的纸包里的东西,差了几样,不过目前她需要用到的基本都在了!当下露出了一张如花朵般绽放的笑容,远远地冲林表哥点了点头,程奉林也点头对她笑了笑,摸了摸口袋里春杏刚刚硬塞给他的一个装着几两碎银子的荷包,心里乐开了花:终于有一天,这个像七仙女一样的小表妹也能对他笑的这么美这么开心了!程奉林小时候随他爹第一次去王家村探亲的时候就跟他爹提过想娶这个小表妹做媳妇,他爹看他俩年龄都还小也就没当回事,可年少的程奉林却是真把春杏当自己小媳妇一样看待了,王大头要强纳她为妾的事程奉林得着信儿的时候已经晚了,当他听说春杏已经卖身进王府做奴婢时悔恨自己应该早点让他爹去提亲的,早提亲就没这么多事了。

程奉林今年一十九岁,在乡下应该已是有娃的年纪了,他娘也为他张罗了几个,可他就是相不中,他以为等小春杏再长大点,他就跟他爹娘说,可没成想“小媳妇”没等到他提亲就已经被逼着背井离乡进城讨生活了。

麻布面的荷包虽然绣的有点粗糙,可是那上面似还残留着“小媳妇”的手温和香气……程奉林自我陶醉了,一张本就被风吹红了的脸膛在初春的阳光下映的更红了,提了提肩上的扁担,春杏给她的包袱卷就装在后面的箩筐里,傻笑着大步向巷口走去……李锦儿买了两朵芙蓉边金丝绢花,一盒万宝楼的香粉,还挑了几块小巧别致的香蜡,正美滋滋地欣赏着自己的“战利品”就见春杏已经迈步想往回走了,赶紧追了上去,“你怎么不等我就走了?”春杏脚下不停地回道:“我都喊你好几声了,你在那儿傻站着也不理我,满眼满心就剩下这几朵花几盒粉了吧!”“呿,你不也是一样,每次最漂亮的那几朵最香最好的那几盒‘林表哥’不是都留给你了吗?你还好意思说我!”春杏给程奉林包袱的时候并没有避着别人,也没隐瞒这人是她乡下姥姥家的表哥,在她现代人的观念里,“表哥”是最安全不过的,那可是实打实的血缘关系啊!耸货春杏忘了,她现在是在古代,古代对血缘关系并不那么看重,“表哥”反而是最容易叫人想入非非的……“我就拿了一朵好不好,这朵还是帮兰子买的,她前几天就跟我说她想要朵粉色的绢花,好配她新发的浅粉色比甲,这会儿没见着她,估计她肯定是被什么事给耽搁了,先买了给她回头再管她要银子!”“你一天到晚就知道银子银子,没见过你这么势利的!”李锦儿一脸鄙视。 最开始李锦儿跟春杏说话是很刻板得体的,可不到十天就被春杏阿姨给同化了,现在两个人在一起呆着只要没有外人,就全是真性情的直来直去。 “废话!我一个月就开一两银子,天天猫在北院里连个打赏都没有,我不势力谁势力,谁敢比我势力!”看着春杏一脸“义正言辞”的神情,好像她多有理似的,李锦儿彻底无语了,“你有理行了吧,什么没理的事到你那里都能成有理的!”春杏接的也快:“本来的嘛,我要是哪天变‘没理’了那你得多无聊啊!”说完,俏皮地冲李锦儿眨了眨眼。

李锦儿回敬了她个大大的白眼,转身欲快走两步撇下春杏,突然脑中想起一事,遂返回来挨到春杏身边挽着她的胳膊低声道:“哎,问你个事儿,刚才程老五架子上最靠边的那盒黄盖胭脂是不是你拿去了,我可看清楚了,那绝对是凤记的蜀葵花胭脂,也不知道程老五是从哪里淘来的,那可是两百个大钱才一小盒的上等货,我看你平时也不怎么涂粉,要不……”还没等李锦儿说完,那盒黄盖胭脂就被春杏掏出来递到了她手上,“知道你惦记着呢,看你刚才没买胭脂只拿了盒香粉我就知道剩下的那些里肯定没有你满意的,拿去拿去,回去好好把你那俩水蜜桃眼睛遮遮!”调侃的语气里却带着一丝心疼。

李锦儿一怔,手下意识地连忙抚上了眼皮,抬头懵懵地望着春杏,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一个字也没跟春杏提过,但总隐隐地觉得春杏清楚她所有的事,一眼就能看破她所有的伪装,眼眶一紧,眼泪忍不住又要掉下来。 “悠着点儿嘿,这可是还没到南院的管辖范围呢,要哭也回自己地盘上哭去,‘肥水’不留外人田嘛!”“去你的!”李锦儿破涕为笑,收好了那一小盒胭脂,又把头帘往下拽了拽,低头挽着春杏向南院走去。

春杏心里合计着,要不要自己充点起点币给自己投几张PK票呢……。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