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李德霞《雪花那个飘》阅读练习及答案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各题。 雪花那个飘李德霞一大早,天空就飘起了细碎雪花。

今天是腊月二十八,也是娘做年糕的日子。

这天,我是不会出门玩的,尽管二唤趴我家大门口喊我几次了,可我就是不挪窝。

我爱吃现炸出锅的年糕,黄灿灿浸着油,皮子脆脆的,咬一口,“咔嚓咔嚓”响,那个香啊。 我不出门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得看着娘,防止她给干姥姥送年糕。 干姥姥是个要饭的,常年在我们这一带乞讨。

一只豁了边的碗,一根磨得乌黑油亮的打狗棍,晃晃悠悠来,晃晃悠悠去。 今年冬天雪大,天气又冷,干姥姥干脆就住在我们村后面的破庙里。 娘啥时认她做的干娘,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娘时常偷偷摸摸给干姥姥送吃的,一块饼。 一个窝头都送。

昨天晚上,娘从下房里端回了一盆糕面,我就知道,娘又要做年糕了。 我悄悄对爹说:“爹你信不信,我娘一准会给干姥姥送年糕的。 ”爹不吭声,一口接一口地抽旱烟。

我又说:“凭啥给她送?又不是我亲姥姥……爹你得拦着她。 ”爹嘿嘿一笑,拿烟袋锅轻轻敲一下我的头说:“你都六岁了,要拦,你自己拦。 ”爹是村里的支书,忙,一大早就顶着雪花出门了。

我记得,爹临出门时,意味深长地冲我一笑。

我当然知道,爹这一笑是啥意思。

第一锅年糕炸出来,我迫不及待地往碗里装了一个,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三个年糕下肚,我就打起了响亮的饱嗝。

这时,炸完年糕的娘对我说:“年糕也吃了,还不出去找二唤玩?”娘的心思我知道。 我抹抹嘴说:“才不呢。

我爹说了,让我看着你,不让你给干姥姥送年糕……”“你爹真这么说的?我咋没听到?”“那是你耳背。

”娘懒得理我,往碗里装了好几个年糕,拿笼布包了。 提着要出门。 我抢先一步,拦在门口。

我说:“不准你给干姥姥送年糕!”“大人的事,要你小孩子管?一边去!”我想,我是拦不住娘了。 我眨巴眨巴眼说:“那你……给我五分钱。

买糖吃。 ”娘没难为我,爽快地给了我五分钱。 我拿着钱要走,看见娘跟在我后面。 我大人似的说:“娘啊,走大路你就不怕被爹撞见?”娘咯咯一笑,转身从后门走了。 大朵大朵的雪花,还在不紧不慢地飙……等我买糖回来,娘送年糕也回来了。

看娘一脸失落的样子,我就知道,娘没把年糕送出去。

进了院,娘正要开门,爹闪身从屋里出来,门神似的堵在门口。 爹看着娘,笑一下,再笑一下。

娘说:“老四你笑啥?我不就给干娘送几个年糕吗?”“你呢?”爹问我。 吓得我“哧溜”把一颗糖呑进肚里。 “年糕送出去啦?”爹盯着娘,仍在笑。 娘突然变了脸:“明知没送出去,你还问?老四,我问你,干娘是你撵走的吧?她住破庙里。

碍你啥事了?”爹说:“我是支书,村里的事儿就归我管,大事,小事,我都管。

”“不就个破支书吗?管得太宽了……大过年的,你到底把她撵哪儿啦?”爹还在笑。 转身一把推开了屋门。 娘抻脖子一看,张开的嘴像洞开的门,眼泪紧跟着就淌下来。 屋里,暖烘烘的炕头上,坐着笑眯眯的干姥姥……雪花那个飘……(原载2017年第4期《百花园》,有删改)7.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A.“我”时刻防着娘给干姥姥送年糕,又趁机要挟娘给“我”五分钱买糖吃,可见“我”人小鬼大,十分调皮。

B.小说以干姥姥坐在炕头上为结局,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呼应了故事留下的悬念,颇具艺术匠心。 C.小说注重于细微处写人,从结尾处娘的神态变化中可以看出,爹娘之间因为没有沟通,娘不能理解爹的良苦用心。

D.发生在爹娘和干姥姥之间的故事温馨动人,其中也蕴含着作者对当下社会人性人情的关注,这是小说的深刻之处。

8.“我”这个角色在小说中有什么作用?9.小说有明暗两条线索。

分别是什么?这样处理有什么好处?请简要分析。 【答案】①从第一人称“我”的视角来叙事,通过“我”的所见所闻叙事写人,使故事更真实可信。 ②“我”这一视角的有限性,使小说情节发展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③衬托人物:“我”的幼稚、不懂事反村凸显出爹娘的善良温暖。

9.第一问:明线是娘给干姥姥送年糕,暗线是爹把干姥姥接回了家。

第二问:①双线相互映村,相辅相成,共同表现了人性的善良和人情的温暖,使主旨的表达意蕴深刻、耐人回味。 ②双线推进,明暗相照,显隐结合,使情节摇曳多姿,引人入胜。

③设置爹把干姥姥接回了家这条暗线,虽着墨不多,但恰恰使得小说结尾出人意料。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