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院士退出制度一直存在,院士退休是个伪命题

院士退出制度一直存在,院士退休是个伪命题

院士退出制度一直存在,院士退休是个伪命题  在聊起院士制度究竟如何改革之前,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原校长顾秉林首先提醒记者,院士问题上,社会上还存在着一些误解。   很多人在关注院士退出,顾秉林说,院士退出制度一直存在,事实上也在执行。

他1999年当选院士,据他所知,已有数位院士或者自动、或者被要求退出。

  他认为,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做得更好。

  2013年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点到了院士制度改革。

在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章节提出,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   袁亚湘说,任何一个普通公民触犯法律都要受到制裁,院士如果出现问题,当然也应退出,这个很容易理解。   两院院士章程规定,当院士的个人行为触犯国家法律,危害国家利益或丧失科学道德,违背院士标准,有不少于5名院士书面提议,要求撤销其院士称号时,由其所在学部常务委员会受理并审议后,通过所在学部全体院士投票表决,可作出撤销其院士称号的决定。

  华东理工大学原校长陈敏恒曾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上世纪90年代,他指导的博士胡黎明出现了论文抄袭丑闻,而他本人也是抄袭论文的署名作者之一。

2000年,按照章程,经院士投票,中科院撤消了陈敏恒的院士称号,并在2000年的院士大会上公布。

  但是,对于院士退休一说,很多院士表示费解。

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嫦娥三号探测器系统首席科学家叶培建院士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院士退休是个伪命题。

  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分别是国家设立的科学技术方面、工程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属于终身荣誉。

叶培建指出,院士既然是个荣誉称号,不是一个工作岗位,就没有退休一说。 退休,应该是从工作岗位上退休。   就像一个人是劳动模范、战斗英雄,不能说他老了,就把这个称号撤掉。 院士也是一样的。 院士是对一生的科技方面的评价。 周其凤也指出,如果一位院士不符合标准,可以取消称号,让其退出,但退休是另一回事,它是一个行政上的概念。

  叶培建指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文件规定院士不退休。

但客观来说,很多单位不愿意让院士离开单位,这样能够替本单位说说话,多申请项目,因此院士在工作岗位上退休的很少。   这些单位的主要依据,是1983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高级专家离休退休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 其中提到,学术上造诣高深、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杰出高级专家,经国务院批准,可以暂缓离休退休,继续从事研究或著述工作。

  此后,对杰出高级专家暂缓离退休审批,都是由原人事部报请国务院批准。

1991年起,这项审批授权给原人事部,不再报国务院批准。

在1992年发布的《关于杰出高级专家暂缓离退休审批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原人事部明确,杰出高级专家中包括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1993年起,学部委员改称院士。   据我所知,科学院也在讨论,想提出具体的年限,到了一定的年限以后,本单位延聘你,你也别干了。

各单位也不要去聘了。 叶培建说,但这项工作归口人事部门,科学院或工程院没有这个权力,院士们也大都不在两院工作。   不过,一位要求匿名的中科院院士对此不太赞同。

他说,在很多国家,一位教授退休后,可能很快会被其他高校聘走,这是由市场决定的。 为什么要加以行政干涉?  王梦恕也认为,有本事人家就请你,没有本事人家也不理你。

  另一方面,周其凤提醒,不要过于强调院士队伍年轻化。

他说,院士毕竟是个终身荣誉称号,而且强调年轻化有年龄歧视之嫌。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中科院院士对记者说,院士退休之说提出后,在他所在的学部,很多六七十岁、还没资深的院士有点紧张。

他们很关注的一个问题是,退休到底是什么意思,会要求他们立即从现在的岗位上离开吗?他们还会不会有院士选举的投票权?这位院士认为,如果大家依然拥有投票权,能够决定院士称号的归属,在现有的环境下,各单位仍然不会答应院士们退休。

院士制度改革,绝对不只是这些高级专家们退休或待遇的问题。

  去年,农工党中央提交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的一份提案,是关于我国院士制度改革的建议,其中指出,从世界范围看,院士增选基本上被界定为科学界内部的事情。

而在我国,院士增选与很多科学以外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责任编辑:李梦玲)。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