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李迪《风雪日月山》阅读练习及答案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面小题。 风雪日月山李迪李老师,我七年前从西北师大毕业,当时有好多地方能签约工作:云南、贵州、宁夏、青海……我挑了又挑,选了青海。 接受我采访、称我李老师的人,名字有点儿怪,叫赵程皇。

一个胖胖的甘肃姑娘,老家在张掖。

她说自己喝凉水都长肉,说是“胜天半子”拆开重组。 我没听明白,她豪爽一笑,天生胖子啊!我俩谈话的地方叫日月山。

这里是青海通往西藏的门户。 山之青海这边儿,屹立着中石油的汇源加油站,胖姑娘就在这里当上了一名加油员。

李老师,你可不知道,刚进十月,这里就下雪了。 我第一天晚上在站里值班,门外似乎有鬼哭狼嚎,嗷,嗷!我从没有听过这种声音,太恐怖了。 老员工说,山口风大,吹到玻璃上就是这声。

外面来车了,赶紧出去加油。 一推门,风把人往里刮。 眼看着离加油机就几步远,愣是过不去。 噎一口,喘半天。

我们这里是换界区,车进藏,油就贵了,司机们都铆足劲儿在这儿把油加满。 人可老多了。 一摸油枪,寒气直接钉进骨头,上牙打下牙,张开嘴都说不出话。

宿舍里没火,冻得睡不着。 站里的被子又小,盖得了脚,盖不住头;一盖头,脚又露出来。 哪儿都冷,哪儿都不舒服。 这时候,我特别想家,想妈,就给妈打电话,说冷,说被子小。 妈说,那么多人都在站上干着,你赵程皇不比别人差。

你要好好的,坚持就是胜利!话是这样说,妈不知道,坚持下来有多难啊!又是一个风雪天,我身上包得跟粽子一样,哆嗦着两手加油。

我站在最外面的机子旁,油枪插进油箱里,两眼不由得看看远山,看看雪。 老家离青海太远了,得翻过一座大坂山,海拔六千多米。

山路崎岖,弯儿又急,开车要走八九个小时,路上能摸到云……正想着,忽然感觉有人在看我。 是的,我能感觉到这个人在看我。

我抬眼望去,不远处有一个身影。

啊,这身影好熟悉!是谁,是谁?是妈妈啊!我顾不上跟司机打招呼就飞奔过去。

妈站在雪地里看着我,佝偻的背上,背着一个打成豆腐块的大号被子!山风吹乱了她过早飘白的头发。

妈妈,妈!我大声叫着。

在奔过去的一瞬间,我发现妈已经把脸上的泪擦干了,只剩下红红的两眼。

妈,您怎么来了?我想你了,丫头!妈说完,一把把我抱过来,搂在怀里。 我感觉妈的身子在往下沉。

让被子压得往下沉。 我的眼泪一下子冲出来!我放声大哭。 忘记了这是在加油站,忘记了周围还有人。

妈啊,妈,您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那么在雪地里站着……妈说,丫头别哭了,去好好加油,人家等着呢!妈刚退休,可我觉得她已经老得不行了。

我不知道她在风雪里站了多久,身上的衣服全湿了。 她本来可以寄钱给我,让我在这儿买被子。 可是,她没有寄,也没有打电话说要来送被子,就这样不声不响,在风雪中,翻过大板山,把被子从张掖背了过来。

后来,我才知道,妈从没来过青海,也不知道日月山。 从张掖来的客车,都是白天开,晚上到。

她为了能在白天赶到加油站,就坐了一辆私家车,本来八九个小时的路,因为风雪,整整走了二十多个小时!妈跟我说,丫头,我们已经陪伴你二十多年,你长大了,从不会走路到会跑,以后的路你要自已走了。

有些苦,有些难,是你这辈子必须要经历的。

爸妈只能在旁边给你鼓鼓劲儿,就像这样给你送床被子,让你感受到我们永远在你身后。

无论遇到什么,你都不能放弃。 人生所有的事都是这样,只要放弃了就归零,就要重新开始!妈在站里待一天就走了,说怕影响我工作。 跟她分手的时候,我不敢回头,怕回头发现她在看我,我受不了。

打那以后,我换了个人,每天迎着开来的车,离老远就把手高高地举起——您好,欢迎光临!九十三号油加满吗?九十七号油加满吗?再苦,再累,我永远微笑着。 为了妈妈背来的被子,为了赶路的人能到达他们想去的地方!说到这儿,程皇停了下来,眼里闪着泪,遥望日月山。

我知道,她又想起家,想起了妈妈。

4.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A.小说开头交代了小说的主要人物甘肃姑娘赵程皇,并通过写赵程皇笑谈自己“胜天半子”,突出了赵程皇豪爽乐观的性格。

B.小说善于安排伏笔。 如前文写“老家离青海太远”,车行八九个小时,下文写母亲“整整走了二十多个小时”,前呼后应,突出了母亲此行的艰难等。 C.小说语言口语化,富有表现力。

如“门外似乎有鬼哭狼嚎,嗷,嗷!”,突出山风之大,写出心中的恐惧。

“路上能摸到云”突出了山路高险。 D.小说构思巧妙。

文章采用对话体,既写“我”(李老师)与赵程皇的问答,也写赵程皇与她妈妈的对话,叙事简洁,笔墨集中,有利于表现人物的思想情感。 5.“被子”在小说中的主要作用是什么?请结合小说简要分析。

6.小说两次写到赵程皇流泪,每次流泪的表现都不同,心情也不一样。

请结合小说内容具体分析,并说明这样写有什么效果。 【答案】①站里被子小,突出条件差、天气冷、困难大,是赵程皇打电话回家的原因,推动情节发展;②母亲不声不响、历尽艰辛送被子,是故事的高潮,突出关心、怜惜女儿的母亲形象;③小说结尾,被子成了父母的鼓励、支持的象征,是赵程皇的精神动力,升华了小说主旨。 6.①第一次是“我的眼泪一下子冲出来”,突然看见送被子来的母亲,充满惊喜与激动,见到亲人尽情释放心中的思念与委屈;②第二次是“眼里闪着泪”,是对母亲、家乡的思念,对母亲风雪中送来温暖与慰藉的感激,为自己的成长感到欣慰。

效果:①丰富了赵程皇的人物形象;②表现了赵程皇的成长,凸显了困难、磨难(鼓励、支持)使人成长的主题。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