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纯阳剑尊章千零二五 虎贲

纯阳剑尊章千零二五 虎贲

  为此百炼道人特意去求贺百川,用了许多珍稀宝材,耗费数年功夫,打造了一方玄机剑匣。

贺百川的手艺自不必说,任青得手之后宝贝非常,日夕以真气洗练,已将之炼的与自身道行相合,再以玄机百炼元命剑匣剑诀催动,威力大的异乎寻常!  任青可不知底下众多妖怪早被凌冲暗算沾染,想要将之一网打尽,至于玉玑娘娘与虎贲两个待诏宗师的攻势,一招得手立时远飏,在太玄九国之中,其等还敢诛杀太玄弟子,直是不要命了。

  凌冲暗暗苦笑,任青唯恐漏掉一个妖怪,务求一击全歼,玄机剑匣中霞光喷吐,剑气如潮,已是拼尽了力气,简直置生死于度外。

他已来不及告知沾染妖怪之事,只能暗中将魔念汇聚,免得受了误伤。

  玄门纯阳法力对噬魂魔念克制极大,若是被任青的百炼剑气所伤,可就闹了大笑话。 阴神藏于阳神脑后,化为玄光幽幽,心念一动,山下无数妖怪天灵之中同时升起一点黑意,向下一沉,纷纷遁入地下。 此事做的绝密已极,连虎贲都未有察觉,只有玉玑娘娘心头一动,却寻不出甚么破绽。   噬魂劫法能夺人元神法力,凌冲自也不会客气,那些妖怪修为孱弱,十分鸡肋,不过积少成多,噬魂魔念主动剥离之时,顺手将其全副修为尽数携了走人,就在地下数十丈之处凝聚成了一团黑漆漆的真气。   妖类之物修行比人族艰难太多,从开启灵智,感悟天地这一关便无多少妖族能渡得过去,妖族中又极少成体系的修炼道诀,全靠自悟自修,要么只能化形为人,混入人族大派之中偷学法诀。

  虎贲来头极大,背后有一位妖圣支持,自然不缺修行法诀,以法诀为饵,许以重利,方能纠集一大批妖类手下为他卖命。 凌冲一气抽取了千百头妖怪毕生修为,就算都是凝煞、凝真境界,这一份侵夺来的法力也足以惊人了。   不过凌冲如今眼界太高,又走的唯精唯纯的路数,不肯将这般驳杂真气炼入己身,免得留下后患,还要送入噬魂幡中精炼一番。   任青的百炼剑气发出,根根如箭如枪,众妖魔元神被毁,全无还手之力,闷哼之声连连,大多被剑气生生贯体钉死,亦有少部分被剑气削去脑袋,无头尸体扑倒于地。

  虎贲全副心神都在玉玑娘娘身上,原本懒得理会两个区区脱劫的小辈,但任青出手歹毒,一招之下几乎将其手下妖魔全灭,不由大怒,虎啸连连之下,使了一招法天相地之术,肉躯隆起,化为一尊数十丈高下的巨人,虎爪扬风,狠狠抓去!  任青全未料到一招之威乃至于斯,还在纳闷:“他们为何不躲?”倒是凌冲眼疾手快,虎贲法相一出,立时伸手扣在任青肩上,向后一拖,恰好避过一对虎爪抓摄!任青对凌冲全无防备,向后退了几步,鼻中闻到一股血腥之味,中人欲呕,险些惊出一身冷汗!  凌冲斗法经验丰富,一见虎贲便知其必然走的锤炼肉躯的路数,预先防备,果然奏功。 肉躯成圣的路数,与锤炼元神殊途同归,不过是以真气锤炼肉躯,开启庐舍秘藏,此辈修行有成,斗起法来大多以近战为主,手摩日月、脚踢乾坤,一拳一脚之间皆有无上威力。   但此法有一处最大的破绽,便是元神羸弱,遇上专攻元神的法门便要吃亏。

凌冲的噬魂劫法恰是这般修士的克星,不过当着任青之面不好显露,只好依旧由阳神顶上!  凌冲喝了一声:“师兄去对付那妖女,这头虎妖交给小弟!”不等任青答复,伸手一指,黑白生死气绞缠一处,飙轮电转之间向虎贲刷去!  太清弟子的身份已然闹得天下皆知,也不必再隐瞒生死符的存在,大可正大光明施展,何况生死符贵为法宝,总比尚未祭炼成熟的一元重水来的合用些!  洞虚真界中清玄真气喷涌不绝,尽数涌入生死符中,运转生死之。

阴阳之气吞并计都星君之先天劫运,向先天之性进发,每日皆有进境,晦明童子这些时日便守在一旁观摩,着实悟出了许多道理。

  生死符元灵与众不同,更具灵性,不知是尹济祖师祭炼得法,还是跟了凌冲之后受阴阳之气熏陶,竟能自悟道法,不过晦明童子仍旧不能自家修炼,只能依靠凌冲这位主人。

  好在阴阳之气本就是凌冲炼化之物,所悟所得只会比晦明童子更多,将之消化以后,御使黑白生死气也更为得心应手。

  虎贲肉躯广大,更兼拳脚无敌,一招之后更有后招,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来,无有止歇,对手往往躲过一招,躲不过之后招数,被生生捶死打爆。

  其一招落空,念头未转,肉躯自然发动,后招自出,虎爪划动之间,捏爆虚空,搅起条条白气,依旧往任青头顶抓去。 眼前一亮,却是一团黑白二色气流交织飞来,迎上自家虎爪,铮铮铮!数声响动,竟是生生抵挡了下来!  虎贲这才大吃一惊,叫道:“法宝?这是甚么路数!”生死符的本体乃是法理交织,以清玄真气催动,更是千变万化,虎贲只觉一双虎爪如入大洋,接连被无量巨力的洋流冲击,若非已将一口先天玄阴魔气运走肉躯无碍,几乎就要被那怪异之气截断了手脚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练气士若有一件法宝在手,配以本门道诀催动,就算道行远逊,亦不可轻侮,自家倚仗的无敌肉躯,怕也经不起法宝的几回消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先抽身后退,略略检视虎爪是否有损。   虎贲将肉躯当作法宝祭炼,一口玄阴魔气运转诸天,虎爪为身上最为坚硬之处,自是祭炼的堪比玄门飞剑,真气运转之下,自觉无碍,这才放下心来。

  玉玑娘娘飞身与其并列,只是在其法天相地之下,宛如蝼蚁,高声娇喝道:“那厮乃是太玄郭纯阳的关门弟子,更承袭了太清门道统,那件法宝想来便是一件符宝,还是谨慎小心为上!”。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