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亲妈牌交友中介”: 你被父母跨地安排“好朋友”了吗?

亲妈牌交友中介”: 你被父母跨地安排“好朋友”了吗?

本帖最后由无星无杠于2019-3-2413:34编辑亲妈牌交友中介”:你被父母跨地安排“好朋友”了吗?“我从小到大不是很叛逆的人,对交友也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但很明显,妈妈把交朋友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

”来自上海的95后女大学生肖奇,近来颇为一桩事感到烦恼:妈妈极度热衷给独自在大城市求学的她“安排交友”,而肖奇也极度排斥“被安排”。 如今,有不少在校大学生或者职场年轻人,面临和肖奇类似的烦恼。

他们的父母,往往对子女能否适应大城市独立生活始终怀有极大的担忧,或者对子女人际关系发展持有个人观念,因而按照自己的一套标准,“跨地隔空”为子女“安排朋友”。

“安排朋友”杀伤力不亚于“安排相亲”!违背心理舒适程度和自然程度的交友方式,困扰了90后、00后的生活,甚至影响到和父母的关系。

安排朋友如同“多双眼睛”?肖奇是个性格内向的女生,平时生活比较宅。

离开老家去上海读大学后,妈妈就很操心地要为肖奇找一些能在上海帮助她的“老乡朋友”。 这些人通常是肖奇妈妈同事家的子女,年纪比肖奇略大一些。 妈妈和同事都觉得这主意极好,“多个朋友多条路”。 在家长的“牵线搭桥”下,那些“老乡朋友”一般每隔两周请肖奇吃饭,或者约她出去逛街玩耍。

肖奇感到“有点怪”,不太乐意,但没有理由反驳妈妈,每次都去了,场面无一例外都很尴尬——“朋友们”没有很多共同话题可以聊,只是出于家长的要求,出于礼貌,专门花时间来学校找她。

除了每次硬着头皮和那些哥哥姐姐“尬聊”,更令人不快的是,妈妈总是通过这些“朋友”打听自己的种种情况。 肖奇说,与其说是妈妈帮她找朋友,不如说是给自己多找了几个监控摄像头。 “我明明自己可以过得很好,一个人到大城市读书,本来不就是要学习独立成长吗?妈妈强行安排朋友,我不仅不能成长,还总要想办法躲开他们,或者防止他们向我妈透露什么不好的信息。

”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学生工作部学生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副教授夏翠翠认为,肖奇妈妈的表现是一种“分离焦虑”的体现。

孩子成年之后,当父母和孩子分离,父母可能会表现得比孩子更焦虑。

“会有各种各样的担心,尤其是孩子离得比较远,不在他们视野范围内的时候”。

夏翠翠认为,面对“分离焦虑”,除了沟通,父母自身成长是关键。

“孩子离家之后,从家庭的成长周期来看,父母要面对空巢期突然而来的失落,自身也需要成长和改变”。 无法阻挡的父母“安排”,可能是家庭中与父母互动的结果90后李萌萌本科毕业后闯荡北京找工作,一个人租房,单身,成了北漂。

靠着勤奋努力,李萌萌在同龄人中拥有相当不错的收入。 初来乍到,李萌萌还没认识很多新朋友,主要人际关系都活跃在职场关系里。

偶尔她会感到孤单,但能够自我排解——方法是在豆瓣上找人组团周末citytour,半年一次结伴长途旅行。

爸妈很快察觉到了李萌萌在北京人际关系方面的单薄,于是就按照自己的一套标准和想法,搜罗了周边能认识的,和李萌萌有诸多“共同特质”的年轻人,介绍给女儿认识。

比如都是北漂、独居、爱好文艺等。

李萌萌多次和爸妈提出,她并不需要太多所谓的朋友,一个人舒服自在的状态挺好,但爸妈觉得女儿这样“不正常”,是病态的,有个颇具规模的朋友圈,才是阳光积极的表现。 在和爸妈几轮拉锯战后,李萌萌还是败下阵来,答应努力接受爸妈推荐的年轻人。 “我几乎每次一见面就后悔,大家完全是不同频道的人。

这就像HR筛选简历和面试真人这两阶段的差别,爸妈的确按照‘共同点’筛选,但见面都成了大型‘翻车’现场”。

“内心很排斥,身体在勉强接受。 ”李萌萌说,但不小心开了一个头,感觉就没法再拒绝后续的“安排”了。

夏翠翠指出,该现象隐藏了一个深层次问题,即“为什么能接受”。 “如果孩子能独立面对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要接受‘被安排’呢?这可能是她在家庭里和父母长期互动的结果”。 对此,夏翠翠认为,和李萌萌有同样难题的年轻人,可以选择针对父母的担心作一些表达。 “父母给安排交友是怕你孤独。 如果你能在他们面前展示出你拥有丰富的生活,他们的担心会相应减少。 ”(据中国青年报)。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