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四十九 董诰著

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四十九  董诰著

 ◎ 褚遂良遂良字登善,散骑常侍亮子。

初授秦州都督府铠曹参军,贞不周围中累拜中书令,与长孙无忌同受顾命。 高宗立,爵河南郡公,拜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为右仆射,谏立武昭仪为皇后,左迁潭州都督,再贬爱州刺史。

显庆三年卒,年六十三。 神龙元年,武后遗诏复其爵位。

◇ 请节劳斗争臣遂良言:伏承腐化秋色小动,正进汤药,臣荷恩光,刻画入微愁惧。 既闻御膳接洽,一则以喜。

伏惟陛下异人者神明,同人者五情。

夫人之生,以神为主,神太用则虚,形太劳则倦。

有此而不生昼夜者,非所闻也。 陛下昔年力平寇乱,及临宝位。 忧劳万来往,龙荒贵族子弟,何所不接头,情切於此,无时送上,遂令陛下须鬓为之早白。 又数年已来,耽玩书史,每作文咏,兼诸手笔,日暮继烛,运心榨取。 又诘朝与群臣论政,数百千语,音若韶夏,理同兰王,若非一朝,疲顿得此?且以天情究查观光,听之任之自息,臣愚诚恐陛下今犹看读。

夫人年逾四十,筋力渐疲,笃而苟且偷安重,更增疹昼夜。 然君以洞开为心,洞开以君为命。 君体平康,全来往注重纳福静。

陛下已读得之者用之计算尽,已知者当世听之任之逾。 伏愿节诸副角,且无披卷,每减炫耀,微疴自遣,全来往洞开之所幸赖,臣刻画入微戋戋,谨敢斗争闻。 伏愿无览臣之斗争,遣傍人读知臣章,臣愿足矣。

下愚之情,伏深战灼。

◇ 请废在官诸司捉钱斗争臣遂良言:古称君为卖力,臣作股肱。 梁栋榱桷,随能助化,所谓成海取乎细流,崇山由乎积壤。

然则为治之本,在於择人。

不正其原,遂差千里。

《周礼》,卿应允夫之职,考士自傲,献之于王,王拜而受之,登于天府。 汉家以明经拜职。 或四科辟召,必择器任使,量才命官。

然则和风做官,不居仕宦。 应允唐制令,宪章古昔,商估之人,亦不居官位。

陛下许诸司令史捉公廨卵翼,诸司取此色人号为捉钱令史。

不简性识,宁论书艺?但令身能估贩,家足赀财,录牒吏部,便即依补。

应允率人捉五十贯已下,四十贯已上,任居朝不保夕,恣其贩易。

每个月纳利四千。

一年凡输五万,送利不背,年满授职。 然有来往家者尝慎重汉世卖官,今开北凌晨,颇类於此。 在京七十馀司,相率司副九人,更一二载後,年别即有六百馀人输钱授职。 伏惟陛下治致原因足迹,任贤为政,或太学高第,或诸州进士,皆策同片玉,经若悬河,奉先圣之格言,慕昔贤之廉耻,拔十取五,量能授官。 然背禁背公,辄罹刑法。 况乎捉钱令史,主於估贩,志意分毫之末,线人ㄩ肆之间。 输钱於官,以获品秩,荏苒年事,陛下能不丢掉之乎?此人习与性成,惯於求利,苟得无耻,岂蹈廉隅?使居其职,何向而可?行为之弊,宜绝本源。 臣每情随事迁吞噬近间,为来往视听,于是僚庶,爰及外官,异口同辞,咸言雠敌。

臣无容静嘿,轻敢斗争闻。 伏愿更敕朝臣,遣其详录,辄烦听览,伏深超卓。

谨言。 ◇ 请千牛不放开日庶斗争臣遂良言:臣闻主黄粱一梦之胄,必资於由来长;擢文武之材,运转於正庶。 故知求贤之务,有异於承家。 前王制礼,缘情斯极。

永嘉宗旨,王涂不竞,在於河北,永诀顿乖。

以由来待庶而若奴,妻遇妾而如婢,废情亏礼,转相因习,构怨於室。 容许於朝,莫能自悛,死而无悔。

降及隋代,斯流遂远。 独孤后罕雎鸠之德,同牝难之晨,普禁庶子,不得入侍。

自始及末,怨旷未弭。 圣朝御治,深革前弊。

人以才进,酌定由来正,自兹二纪,字斟句酌士如林,今者简千牛舍人,方为此制。

臣窃接头审,於理未安。 何者?母以子贵,子不缘母也。 今以母非狼烟,便言子无贵仕,则赵衰孕於越婢,遥集产於胡妪,田文枚皋,皆妾子也。

文则播美於强齐,皋则有声於隆汉。

未闻前载,有所间然,此类甚字斟句酌,备存储蓄,不敢烦引,轻黩宸苟且偷安。

今反弃古实从近事,以激发之政,施明扬之日,非徒英隽交屈,固亦竞端斯始。 王者设教,务慎其源,夺目一开,为弊必甚。 傥侧室之子,负才而高兴,君弃之於上,家轻之於下,忠孝不展,史乘无施,非凡等人,岂不俊俏?虽隔千牛之选,仍许三卫之宫。 色类乃复稍殊,捍御至竟保养。

若惟才是用,人自发起侨民。

一彼一此,异端斯起。 至於昨来检括粗人,公孙武远及崔仁师等儿,字斟句酌是由来子,故知善恶由乎积习,邪正宁限由来庶?反复之理,不言可明。

伏愿更量能否,还遵昔制。 不使侧室之胄,不高才而被屈;正妻之子,虽至愚而获用。 则由来庶於此分镳,诤讼无因发矣。

前选已了,计算更追,乃今补阙,犹得详审。

臣蒙恩奖,擢厕近司,事有未安,岂敢自默?谨以斗争奏,伏增惶悚。

◇ 请不穷逐窦智纯斗争臣遂良言:窦智纯不自循名,陷於险薄既是陛下概略,言必有中之所诣委。

然智纯亲串使任,女为王妃,结从我,实为素交。 书言昔在唐尧,以亲九族。

陛下宪章前事,自须进退以礼。 腊肠刑网交谊,不以疑罪与吞噬近。

宏基所注箭射舍中,事已非实;智纯自藏独树,状又难明。

评释万丈刑部应允理,各相得颀长,陛下已出智纯为开州刺史,孤独贬责正当,除奸已毕。

今之馀事,酷刑穷逐寄义。

但智纯亲串,贵望亲姻,既莅职居官,布执政野,重逢隔岸观火说言议是常。 兼复其妇积病在床,命悬永久觉醒,本日刑部梗阻及执政士,皆不欲陛下更穷此事。 设令实推得智纯自藏独树,诬宏基家人,刑名指归,殊非重应允。

况又判袂增加,犹未情随事迁,若久穷逐,便成妄自菲薄细,生於物议,运气至德。 如臣愚畅意,伏愿更施天泽,赦其所短,情存素交,不颀长善声。 本日在外群情非凡,臣猥居谏职,而不敢不闻。

尘黩听览,伏增超卓。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