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书籍

贺铸《浣溪沙》原文翻译与赏析

贺铸《浣溪沙》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不信芳春厌老人,老人几度送余春。 惜春行乐莫辞频。   巧笑艳歌皆我意,恼花颠酒拚君瞋,物情唯有醉中真。

【译文】  不相信春天偏厌恶老人,老人还能有几回送暮春?珍惜春光及时行乐,莫要推辞太频繁。   巧媚的笑容、柔艳的歌吟都合我的心意,醉酒任凭别人恼怒,人间感情只有醉中最真。 【赏析一】  贺铸为人豪放直率,不惮权贵。 《宋史》本传载:喜论当世事,可否不少假借,虽贵要权倾一时,小不中意,极口诋之无遗辞,人以为近侠。

因此终生不得志,晚年则退居吴下,闲居而终。 本词当是其晚年所作,小词的立意十分明确,它直抒人生易老的感慨,希望在有生之年及时行乐。

词中所说的芳春,并非实指春天,而是指人的短短几十年而言。

  全词一扫旖旎之态,全然是一片豪放不羁之言。

曹操曾有诗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与贺铸这首小词相比,曹诗凝重沉郁,贺词则嬉笑人生,读起来感觉更俏皮一些。 【赏析二】  此词为惜春行乐之作。

上片写惜春。 以不信芳春厌老人总领全词,明讲不信芳美春色厌弃我这老人,实寓我这老人依然热爱芳美春色,人老心不老也!下片写行乐。 巧笑艳歌,似乎使其回忆起青春时代的风流艳韵,大有人老心痴情亦颠之慨。 恼花表达了词人爱花过切而恼其匆匆弃我而去的情感。

正因其恼,方形之于颠,拼命在春花未谢之际尽兴观花饮酒,以致酒醉狂颠,到了物我浑然,花亦我,我即花的境地。

最后点明作者颠酒任诞的原因:唯有酒醉浑然忘我,才能体会到真趣,显示出真情,获得一种超尘离俗的人生乐趣。

  全词直抒胸臆,类似酒中狂语,颇有豪旷自适的情怀。 【赏析三】  这首《浣溪沙》词是贺铸的晚年代表作,表现其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晚晴情感:表面上歌唱及时行乐,似乎甘心陶情于歌笑,沉溺于醉乡,但在他佯狂的腔调中,不难听出他愤愤不平的声音。

  本词抒写惜春恋春之情。 贺铸是宋代帝王宾裔,又娶宗室之女为妻,按理说应该仕途青云,一帆风顺。 便他喜欢议政,又不媚权贵,所以抑郁不得志,以致愤而退居苏州盘门南十里处的横塘。

然虽寄意山水,纵情诗酒,却时流露不平之气。   上篇写惜春之意,寓有垂老之叹。

我不相信春天会真的讨厌老人,其实年华已逝的老人,又还能拥有几个春天呢?美好的春光要好好的珍惜,更应该及时行乐,不要说行乐频繁,也不能嫌欢乐事太多啊!老年人眷恋馀春,劝老年人珍惜春光,及时行乐,愉快渡好晚年生活。

  下片写乐春之态,表面上似乎甘心醉于歌笑,沉溺于醉乡,但在其佯狂的腔调中,不难体会出内心有一股愤懑不平之气,也是对当时社会的情感而发。

  总之,这首《浣溪沙》词是贺铸思想性和艺术性统一的杰作。 词含蓄深刻,意境深远。

不信芳春厌老人,老人几度送馀春?惜春行乐莫辞频,这是古今流传的名句,使人学习起来百读不厌,非常有人生的哲理,也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赏析四】  此作以议论为词,有一股不服老的倔强之气,一种恋生之乐的昂扬进取精神,此处不能视为颓唐,惜春行乐莫辞频,乃是积极人生态度的剖白。

这都是为了在醉中找回真我,在醉中享受到自由自在的欢乐。

可以看出词人在日常生活中所感受到的压抑。

此作本身也可视为醉中寻求解脱与快乐的方式。

他以艺术创作渲泄自己的诸多不平情绪,寻求一种那怕是暂时的快乐。 此作带有与封建正统文化相抗衡的某种色彩。   本词抒写惜春恋春之情。 贺铸是宋代帝王宾裔,又娶宗室之女为妻,按理说应该仕途青云,一帆风顺。

便他喜欢议政,又不媚权贵,所以抑郁不得志,以致愤而退居苏州盘门南十里处的横塘。 然虽寄意山水,纵情诗酒,却时流露不平之气。 上篇写惜春之意,寓有垂老之叹。 下片写乐春之态,表面上似乎甘心醉于歌笑,沉溺于醉乡,但在其佯狂的腔调中,不难体会出内心有一股愤懑不平之气。

这首小令即是词人临老惜春的感怀之作,在无可奈何的惜春心绪中,寄寓着不尽的夙志难酬之情。 词的上片,紧扣老人与春的关系落笔,得出惜春行乐的结论。 词的下片,巧笑艳歌,恼花颠酒,均承惜春行乐而来。 只要我适意,莫管君嗔怪,此种真情,惟有醉时能够自然流露,这真是不失其赤子之心了。

【赏析五】  作为宋代帝王的宾裔,同时其妻又为宗室之女,贺铸在仕途上本应平步青云、一帆风顺的。 然而,由于贺铸本人不媚权贵,又喜欢议论朝政,所以他并没有如人们所想的那样飞黄腾达,反而是一生抑郁不得志,最后找了个寂静之处,纵情于山水诗酒,过起了隐居生活。

尽管如此,他仍经常对社会现实流露出愤懑不平之气。 本篇为词人晚年抒怀之作。 词人以乐观豁达的态度表现了年老心不老、珍惜春日、及时行乐的豪情。 但是在佯狂的腔调中,似也有愤懑不平的声音,寄寓着无尽的壮志难酬之情。 上片为伤春、惜春之语,其中流露出词人对人到暮年的感叹。

开篇不信芳春厌老人一句总领全词,写自己不信这美好的春色厌弃自己这样一位老人。 从另一个角度分析,这句其实是在说,自己虽然已经年老,但人老心不老,依然热爱美好的春色。

接着,词人通过叙述老人与春的关系,得出结论:我要趁着这大好的春光及时行乐,这样才不辜负大好的春色。   下片描绘在大好春光中纵情欢乐的情态。

巧笑艳歌让词人不禁回忆起了自己年轻时的风流快活,抒发了词人人老心痴情亦颠的感慨。

恼花写出了词人深爱繁花,而繁花却匆匆凋零的烦恼。 于是,词人便赶紧趁此时繁花尚未落尽,饮酒赏花,使自己陶醉于繁花之中,最后达到了浑然忘我、花我一体的境界,哪管别人怎么看,唯有自己尽兴足矣。 巧笑艳歌、恼花颠酒都进一步流露出词人惜春的情感。

物情惟有醉中真一句点明自己醉酒癫狂的原因,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获得超脱于尘俗的乐趣。 透过词人表面上沉溺于醉乡的佯狂姿态,我们不难体会其内心升腾起的一股愤懑不平之气,不难看出他对人生不得志的无奈和挣扎。

  全词没有委婉曲折的隐晦之语,句句都是直抒胸臆,豪放而洒脱,给人一种疏旷之感。 分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书籍_文学大全www.hy27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